当前位置:广西北海市长武正阳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奇闻瞿独伊七一勋章颁奖典礼 瞿独伊为什么没出席授勋仪式
瞿独伊七一勋章颁奖典礼 瞿独伊为什么没出席授勋仪式
2022-11-21

据新华社离退休干部工作局消息,“七一勋章”获得者、新华通讯社原国际新闻编辑部干部、党的早期领导人瞿秋白之女瞿独伊,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11月2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2021年是建党百年,七一前夕,瞿独伊独女李晓云代替生病的母亲,出席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颁授仪式。29名“七一勋章”获得者中,瞿独伊是唯一的百岁女性革命者。

瞿独伊一生为党和国家做出巨大贡献,在一次次的苦难中,她也深刻了解到父亲瞿秋白的伟大意志。

那么,作为瞿秋白的爱女,瞿独伊的一生又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父亲瞿秋白壮烈牺牲,给她带来哪些影响呢?

1921年11月,瞿独伊出生于上海,她的母亲杨之华是一位出生在旧家族中的新女性。1919年,杨之华与著名民主人士沈玄庐的儿子沈剑龙结为连理。

瞿独伊本名叫做沈晓光,因为杨之华与沈剑龙婚后不到一年,感情宣告破裂。生下女儿沈晓光后,杨之华决定与丈夫沈剑龙离婚,把女儿改名“独伊”。(“独伊”指的是一生只有这个女儿,希望她长大成人后,在事业、生活上能够独立,拥有完整的人格。)

1923年,杨之华结识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瞿秋白,在向警予、王剑虹的撮合下,杨之华与瞿秋白成婚。

1925年,瞿独伊从浙江萧山来到上海,与瞿秋白、杨之华生活在一起。

“他戴着眼镜,很轻松,说的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让我感到很温暖。”这是瞿秋白给年仅4岁的瞿独伊的第一印象。

正是从这一天开始,瞿独伊有了一个“好爸爸”,瞿秋白亲切地喊她“小独伊”。

瞿秋白与杨之华每天工作十分忙碌,瞿秋白是全国革命的领导者,杨之华则忙于工人运动。为了照顾家庭,不论多忙,瞿秋白只要有一点时间,他就会到幼儿园亲自接送瞿独伊。

在家时,瞿秋白手把手地教瞿独伊写字、画画。如果实在没时间,瞿秋白和好友茅盾轮流接送瞿独伊和茅盾之女沈霞。在小独伊的记忆里,这是她童年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1927年,随着“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爆发,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中国革命的命运危在旦夕。

1928年4月,瞿秋白与周恩来提前来到苏联,准备中共“六大”的相关工作。1928年5月,作为中共“六大”代表的杨之华,带着瞿独伊秘密来到莫斯科。

1928年6月,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中共代表,冒着危险来到莫斯科,召开了中共“六大”会议。

年仅6岁半的瞿独伊,与母亲杨之华还要从事一项“秘密工作”。代表们从中国边境来到苏联时,在妈妈杨之华的引导下,瞿独伊认几位陌生的叔叔叫爸爸,好躲避反动派的调查。

来到莫斯科后,瞿独伊就给那些叔叔阿姨们唱歌跳舞,缓和紧张气氛,瞿独伊也可以说是中共“六大”最特殊的见证者。

得益于瞿秋白、周恩来等人的筹备工作完善,中共“六大”会议圆满召开。会后,瞿独伊随父母留在苏联继续生活了两年多时间。

1930年,瞿秋白、杨之华忍痛将瞿独伊留在莫斯科国际儿童院,他们则取道欧洲秘密回国,继续从事革命工作。

时间一眨眼就是5年,瞿独伊无时无刻不想着与父亲再次团聚。然而,悲剧往往比幸福来得更早一些。1935年6月18日,瞿秋白在福建长汀壮烈牺牲。

这一年的秋天,瞿独伊从报纸上得知父亲已经牺牲的消息。生命的尽头,瞿秋白仍然挂念着女儿瞿独伊:“我还留恋什么,这美丽世界的欣欣向荣的儿童,我的女儿以及一切幸福的孩子们。”

可是,才14岁的瞿独伊却再也看不到她亲爱的父亲了。

瞿独伊晚年回忆起那段日子,用“非常难熬”、“痛苦不堪”等词语来形容。她一遍遍看着瞿秋白写给自己的书信,回想起与父亲团聚的时光。

1935年,杨之华去苏联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母女二人终于团聚。此后6年间,瞿独伊与母亲一直在苏联生活。

1941年6月德国入侵苏联,苏德战争正式爆发,莫斯科遭到德军疯狂轰炸。20岁的瞿独伊还曾执行过危险任务,她与同伴站在房顶上看到德军轰炸机投下的炸弹落下就冲过去,迅速用铁夹子把炸弹架起来扔到楼下。

莫斯科连续遭到轰炸近三个月时间,瞿独伊就这样反复扔了三个月炮弹。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先后授予瞿独伊卫国战争升级70、75周年勋章,以此来纪念瞿独伊在苏德战争中的贡献。

1941年9月,瞿独伊与母亲杨之华从莫斯科返回中国参加抗日。途经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时,母女俩被军阀盛世才抓进监狱,一同被抓的还有150余名在疆中共人员以及家属。

随着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狱友先后被敌人秘密杀害,刚满20岁的瞿独伊在监狱里和大家一起团结起来,参加各种纪念抗议活动。

在无数次的斗争中,瞿独伊深刻地明白了父亲瞿秋白写下的那一句:“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但敌人很快盯上了年轻的瞿独伊,威胁她:“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生死两条路,你还年轻,只要答应我们,出狱后会很快给你找一份工作。”

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瞿独伊愤怒地回答道:“我绝不单独出狱,不会为你们工作。我们无罪,你们必须把我们全体无罪释放,送回延安。不用考虑,我始终是信仰共产主义的,为民族独立、民权、自由、民生幸福而奋斗,死了也是光荣的。”

敌人看瞿独伊软硬不吃,便把她和杨之华关押在条件最艰苦的监牢中,每日只提供两顿饭,饭里掺有沙子,菜里绝没有一点油腥。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后,经过毛泽东、周恩来全力斡旋,1946年7月10日,张治中同意将在新疆被捕的中共人员全部释放,他们分乘10辆大卡车抵达延安。

在延安,瞿独伊受到毛泽东、朱德、林伯渠等中共领导的亲自接见,彭德怀还给瞿独伊、杨之华送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这份特殊的“礼物”是一块已经锈迹斑斑的怀表,是瞿秋白于1920年到苏联采访考察时得到的纪念品。后来,瞿秋白将这块怀表送给了沈泽民,沈泽民又将怀表转送给了徐海东。

1935年,徐海东将这块珍贵的怀表赠送给了彭德怀。彭德怀现在又将怀表物归原主,送给了瞿秋白的遗孀。

当瞿独伊看到父亲的怀表时,眼泪瞬间奔涌而出,她紧紧地握着它,似乎感受到了父亲的体温和气味。

来到延安之后,瞿独伊与丈夫李何共同承担起了翻译俄语,撰写新闻报道的任务。(李何出生于1918年,他是福建人,1938年被派往乌鲁木齐进行革命工作,1942年与瞿独伊结婚。)

在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上,28岁的瞿独伊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用俄语向全世界播出了毛主席的讲话,正式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瞿独伊与丈夫李何前往莫斯科建立新华社记者站,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外建立的第一个新闻机构。李何的护照编号是001,瞿独伊的护照编号是002。

当时新华社驻苏联记者站只有他们夫妻二人,人员紧缺,资金困难,都是摆在瞿独伊和李何面前的难题。

瞿独伊与丈夫没有向组织抱怨,他们毅然扛起重任,身兼数职。瞿独伊需要承担记者、通讯员、抄写员、打字员的工作,李何则是翻译、会计、采买员、厨师。

每天夫妻二人忙得只能睡4个多小时,两个人将一切开支降到最低,主动要求降薪,自费购置收音机和照相机,将稿费作为党费全部上交。

有一天,瞿独伊和李何乘坐公共汽车到外交部新闻司取材料。路上突降大雨,二人没带雨伞,被淋成落汤鸡。

到地方后,外交部工作人员非常奇怪:“你们好歹也是中国驻苏联新华社通讯站的负责人,为何不派个通讯员过来取材料?”

瞿独伊回答道:“我们国家百废待兴,刚开始经济建设,能省一点就省一点。”

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任务外,有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时,瞿独伊还要承担翻译工作。1958年,周恩来总理访问苏联,瞿独伊全程陪同担任翻译,受到周总理的高度评价。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1920年,21岁的瞿秋白以记者身份赴苏联采访,翻译了大量“十月革命”后苏联的实际情况。

1950年,整整30年,瞿独伊与父亲一样再以记者的身份赴苏联,为新中国的建设提供帮助。

1962年,丈夫李何因病去世,享年四十四岁,这对瞿独伊打击不小。1964年,瞿独伊与李何的长子因病去世。丈夫和儿子的相继去世,使得瞿独伊的身体每况愈下。

1973年,年逾七旬的母亲杨之华在北京逝世,彼时瞿独伊身边只有独女李晓云一人。与此同时,父亲瞿秋白被一些怀有二心之人冠上了“通敌卖国”的罪名。

因为瞿秋白壮烈牺牲前,曾写出2万多字的《多余的话》。《多余的话》展现了瞿秋白浪漫、热情、执着、坚定的心路历程,也饱含了他对瞿独伊的热忱之心。

正是因为这份2万多字的材料,使得组织上曾有人觉得瞿独伊“晚节不保”,给敌人通风报信。

1979年,瞿独伊给中共中央写信请求,为父亲平反。经过多方奔走,1980年10月,中纪委正式宣布“瞿秋白不是叛变的汉奸”。

1982年,瞿独伊从新华社国际部离休,多方寻找一些健在的老同志,为父亲平冤。1985年6月18日,瞿秋白牺牲50周年之际,杨尚昆同志代表中央讲话,肯定了瞿秋白的一生,恢复其名誉。

此后30多年间,瞿独伊主动参与编辑整理瞿秋白文章的研究工作。晚年的瞿独伊心态非常积极,乐观向上,虽然年事已高,但她仍关心年轻人的成长。

2011年,90岁的瞿独伊参加电影《秋之白华》的首映典礼。当记者询问瞿独伊:“父亲瞿秋白留给她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瞿独伊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爱祖国,爱人民。”

在这场首映会上,瞿独伊还向大家展示一份珍贵的礼物。新婚当天,瞿秋白送给杨之华一枚戒指,他亲手在戒指上刻上了精美的图案和4个字“秋之白华”,还在一枚金别针上刻下“赠我生命的伴侣”,作为两人新婚纪念。瞿独伊展示的就是“秋之白华”这枚印章。

2016年,95岁的瞿独伊接受新华社采访,当提到父亲的牺牲时,瞿独伊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喃喃说道:“我始终不明白,儒雅的书生和壮烈的革命者,哪一个才是我的父亲?”

可见,瞿秋白的牺牲是瞿独伊一生当中最难以抹平的伤痛,也让她成为了一名如同父亲那样坚定的革命者。

2021年7月1日,《国际歌》的旋律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奏响,天安门广场上的7万余名群众高声合唱《国际歌》,全国9514.8万名共产党员高声合唱《国际歌》。

如同80多年前,36岁的瞿秋白高唱着《国际歌》英勇就义那样,中华民族已经伟大复兴,英特纳雄耐尔已经实现。

与党同岁的瞿独伊老人,已经追随他的父亲而去。瞿秋白没有看到的新中国,他的“小独伊”亲眼看见了。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致敬!感谢您们的努力,才有了我们今天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