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西北海市长武正阳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女性婆婆好狠心不让我和新生儿子见面
婆婆好狠心不让我和新生儿子见面
2022-09-22

母子分离痛锥心

4月正是赶货的时候,制衣厂里机器轰鸣,我找个空闲匆匆跑进了洗手间,撩起衣襟,将乳汁挤进洗手池。

胀奶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我却舍不得停工,6个月大的儿子还在麻城乡下婆婆那儿带着,根本吃不上我的奶。

72天没见到他了,孩子现在多重?奶粉喝得习惯吗?……带着这些念头,我忍住眼泪匆匆跑回岗位继续干活。

今年正月初七下午,为一些老矛盾,邻居跑到婆婆家来扯皮,惹怒了我丈夫张大刚,他拿起一把砍刀就冲上去:“滚出去!不然我砍死你们!”眼看着要出事,我死命地拉住了他。

婆婆在旁边喊:“别拦他!你帮着外人干什么?他们来我家闹事,砍死人也不用偿命。”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趁张大刚一走神,我赶紧把砍刀藏了起来。

余怒未消的他没处撒气,扬手便给了我一巴掌。邻居走后,婆婆让张大刚给我父母打了一个电话:“你们过来把女儿接回去吧。”

第二天,我跟着面色铁青的父母回了娘家,不久便来了汉口这家制衣厂打工。听弟弟说,张大刚又去东莞做运输生意了,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好好的一家三口,硬是不在一块,怪谁呢?

苦尽甘至曾幸福

我是个苦命的人。1997年,不满15岁的我正读初二,一天,我帮父母干完家务活,正拿起书包准备去上学,突然腿一软,痛得钻心,站都站不起来。

父母赶紧把我送进了医院,骨髓炎!诊断书上三个字,不仅让我在床上躺了一年半,失去了右腿三分之二的小腿骨,还花去2万多块,掏光了务农的父母半辈子积蓄。

命捡回来了,我身体变得很虚弱,半年后才扔掉拐杖,还得了肾结石。为了不给家里添负担,原本立志考医学院的我辍学了,南下广东一边打工攒钱一边治病。

几乎没有工厂愿意录用我,第一份工作月工资只有400块,但我已经很满足了。

19岁那年,我在东莞一家工厂打工,隔壁厂的张大刚来玩过两次,厂里两个女孩都看上了他。不久,他却拎着一袋水果来敲我的宿舍门,坐下来就赖着不走。

因为腿脚不灵便,我一直有着异乎常人的自尊心,平时还挺开朗大方,但谁也不能激怒我。眼瞅着张大刚笑眯眯地坐在那,我火了:“你出去!”一把拎起水果从5楼扔了下去。

张大刚耐性很好,忍受了我两年的冷脸,终于升格为我的男朋友。真正感动我的那次,是他开车时不小心被钢筋戳伤了脚,朋友们都去看他了,他打电话让我也过去,我不肯:“我才不想让别人误会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没想到第二天,他一瘸一拐地来找我了,还带着一束花。那是我第一次收到男孩子送的花,不禁有些嗔怪他:“小心把脚伤到了,留下什么后遗症。”他笑着搂过我,“我以后一定会把你的身体养好的。”